讲故事的人

明唐 汽水泡泡

#如题,cp明唐

#陆戎×唐炘

#现pa,傻逼高中生恋爱设定

#清水短打,大概有点糖吧(。







九月的天气不比夏天凉快多少。

唐炘放下笔在课桌上趴了一会儿,难得午自习没有老师来占课,借了桌上堆起来的书本挡了些阳光,教室里空调温度又打的像进冰箱,没两分钟他就睡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

陆戎坐他前桌,趁着午休奋笔疾书写了大半作业,回头想捞个计算器发现唐炘居然枕着计算器睡着了。

“.........”
理科生的情商和智商或许可能大概无法共存,陆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手毫不留情的抽走了唐炘的计算器,咔哒一声只留个壳子给他枕着。唐炘被这一抽吓醒了,猛的坐直,脸上一片复杂——有惊愕,有困惑,有对陆戎扰人清梦行为的愤懑,还有一片微红的长方形印子。

而罪魁祸首早就转回去埋头写作业了。唐炘面上一片风平浪静,心里恨恨的骂陆戎傻逼。被陆戎这么一折腾他也睡不着了,打了个哈欠把睡的有些凌乱的头发散开重新扎好,拿起笔也开始奋笔疾书。

或许是本来能睡会儿却强行被人断了睡意,下午的数学课唐炘困到发懵,偏偏还碰上老师不肯下课直接连堂上了两节。陆戎偶尔转头看到唐炘手里握着笔趴在桌上,还不时动动笔在书上歪七扭八的划拉几个字证明他还没有睡死。

下课铃对经历了连堂课的人来说简直是救赎,陆戎解脱一般往椅背上一靠,揉了揉他那一头自然卷的淡金色短发。唐炘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死了,长发束成高马尾绑着,此刻垂在他肩背上手臂上,被窗外透进来的一块一块的阳光照着,倒是显得他挺乖巧的样子。

这次陆戎倒是没去把唐炘弄醒,趁着大课间他去小卖部买了两听冰雪碧回来,轻手轻脚的拿一听雪碧换了唐炘搁在书堆上的眼镜,顺手往自己桌上一搁后兀自开了自个儿那听雪碧灌了两口。

唐炘是被预备铃吵醒的,他撑着脑袋缓了会儿神。

这第几节课了,啥课啊,噢第三节语文啊.....。
“陆戎,我眼镜呢。”

陆戎被直接拆穿了小把戏也不恼,大大方方转向唐炘把眼镜还给他。唐炘有点想搓他这张笑的好看又有点欠揍的脸,他也这么做了,倒是吓了陆戎一跳,然后莫名其妙的居然红了脸。

唐炘:“........”

他不知为何感觉有点尴尬,移开视线收了手拿过雪碧要打开,陆戎也转回自己课桌假装无事发生,只拿了刚开的冰雪碧贴着脸。

语文课比数学课好过的多,写写作文和其他科作业就过了。放学的时候陆戎拿出手机去拍老师划的重点和笔记,唐炘写了三节课的作业总算是写完了,手里拿了本英语词汇手册在窗旁一边看着夕阳发呆一边等陆戎。

九月中旬,还没到秋分,太阳直射点从南向北移动快到北回归线了,过不了几天就又要往南移回去.....。

唐炘有些恍惚的回想着高一学的地理知识点,想着想着思绪又移到了陆戎身上。
陆戎.....他会不会离开呢。

他没敢往下想,也没能再往下想——陆戎拍完了笔记径自从后头一把搂过他的腰抱着他,还像个大型动物撒娇一样的把脸埋他颈窝里蹭了蹭,彻底把他刚才的思绪给搅散了。

“起开起开,热死了。”
唐炘嘴上恶狠狠地嫌弃着陆戎,却也没挣开,两个人就这么在窗台上晒了会儿夕阳。还是陆戎先放开了他,两人各拿了考纲手机和宿舍钥匙出了教室。

一路沉默。

唐炘一手抱着书一手拿着手机刷着微博跟在陆戎后面在塑胶跑道上慢悠悠的晃,前头的人脚步突然停住,他不解的抬起头看。

陆戎跟他面对面站着,人比他高了近半个头,又是背光,夕阳的光线是浓艳的橘黄色,从唐炘的视角看过去像是给陆戎整个人勾了边。

他真好看啊。唐炘半眯着眼睛看着他想。

陆戎接过了唐炘手上的东西,不知道打哪儿拿出个银色的戒指,在唐炘还愣着的时候拽过他右手就给他戴在了中指上。

“.....生日快乐。”陆戎纠结了一会儿才开了口,虽然语气平静的像是在问作业。

唐炘瞅着右手上多出来的细细的银色戒指哭笑不得。

“你还记得我生日啊,我都忘了。”他笑道,在陆戎疑惑的目光下摘下了戒指抛着玩了两下戴在了左手中指上。“陆戎你是不是傻的,左右都不分。”

陆戎难得的尴尬了一下,倒也不恼,顺势就拽过他左手在手背上亲了一下后十指相扣。

“好好好我傻我傻,小糖心说什么都对。”

“别那么叫我!”

“小糖心。”

“..........”

唐炘脸红了个透,作势要挣开握在一起的手,却被扣的更紧。陆戎笑了笑去亲他耳尖,不出所料让唐炘耳尖都泛了红。他莫名的心情大好,凑在唐炘耳边低声调侃。

“你害羞了?”

“没有!”

唐炘一如既往的死不承认,他想了想,就一句话似乎没什么说服力,又补上一句“我这是热的!”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回寝室吧。”

陆戎理了理两人的东西一并放在书上单手抱着,另手拉着唐炘的手继续往宿舍楼晃过去。天快黑了,风吹过来也没像白天那样热的咄咄逼人,他像只被顺毛的大猫一样眯起眼感受了一把夏秋季节难得的凉风。

他转头看向唐炘。

唐炘的头发被风吹的微微扬起来,有些乱了,后面的长发有几缕被吹到了脸边上和他嘴里,他晃了晃脑袋呸呸两下把头发弄回了原地——就算不是原地也至少不在脸边上。

“你说我的头发会不会变成汽水味儿的,要不就是甜的,我刚咬了一口。”

唐炘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然后两个人都没作声。陆戎认真想着唐炘和夏天的冰汽水,觉得还是前者比后者更让人欲罢不能。唐炘问他在想什么他也直接没头没尾的答了。

“更喜欢你呗。”

评论(7)
热度(65)

© 风惊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