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人

策藏 人间四月

#策藏,李怀烬×叶泱

#不老魔女梗,年下养成

#清水,或许可能会有糖

#大概会是个系列短文














“叶泱,我到底是哪儿来的?”


李怀烬这么问叶泱,叶泱也如实答了。


“捡的。”


小孩儿哦了一声,撇了撇嘴继续咬糖葫芦串上的山楂,吃的嘴边全是橘红色的碎糖屑,叶泱只好等他吃完后半蹲在他面前给他擦嘴。他头上的两片翎羽支棱着,随着动作在李怀烬面前轻轻摇晃。


李怀烬伸手就要揪。


小孩子有什么动作,叶泱自是一下就能察觉到了,往后一退就避开了十二岁小屁孩的爪子,还顺手捏了把李怀烬的耳朵问他为什么老想揪自个儿头饰。


李怀烬理不直气也壮:“像兔子耳朵。”

“.........。”


叶泱懒得跟他再说,起身拍拍衣角在地上蹭的灰,提步自顾自向扬州城里走。李怀烬还是个小孩,腿没那么长,只好小跑着跟上。


时值四月,扬州城外的柳树都开始飘起柳絮。李怀烬把飘进嘴里的一小撮柳絮吐出来,觉得舌头上还是有些痒,便用上下牙磨几下舌面。


叶泱一转头便看到像只小狗一样伸缩舌头的李怀烬,一度怀疑自己教小孩的方法是不是有什么错误。可怎么想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请天策府的友人教他习武,教他认字读书写字,教他礼节,也没太惯着他,照理是个典型的“别家的孩子”。


“李怀烬。”他唤。

“?”

“别吐舌头,跟小狗似的。”



李怀烬收回舌头瘪瘪嘴,舌头上还有些痒痒,他咽了两下口水。


叶泱管的好多。他暗想。

不过自己方才伸缩舌头确实像只小狗。念及此,李怀烬便把到了嘴边的碎碎念又憋了回去。


叶泱没管他的小心思。他跟马商交谈了片刻后付了钱,商人乐呵呵收了钱从马厩里牵了匹白色的小马驹出来,叶泱接过缰绳道了谢后才回头找李怀烬。李怀烬还没有马驹高,得微微踮起脚才能跟小马驹齐平对视。


“你负责养它。”叶泱把手里的皮质缰绳递给李怀烬后淡淡的开口,说出的话却让李怀烬感觉世界裂开了一条大口子。


养马?

我没养过马不会养啊哥哦不你不是我哥算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养啊叶泱你这是要我死吗。


李怀烬攥着缰绳心情复杂。他刚想开口胡扯个理由把这养小马驹的活推还给叶泱,叶泱又道。

“你还不会骑马,练练。”

“你那天策府来的师兄总要教你的,不如早点练起,也算有个好基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自己骑的马都要别人照顾,像什么话。”


李怀烬被叶泱面不改色的一串话噎的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欲言又止的模样跟吞了一团柳絮似的,被叶泱看在眼里。


“你憋着个什么,吃到柳絮了?”青年说着就要给他拍拍背让他吐出来,被李怀烬一个下蹲躲开了。


叶泱动作一滞,收了手只当无事发生,顺便挥走即将飘到他脸上的一团白绒。


这小孩怎么回事。他不知道第几次这么想。带小孩好累。


“走了,这个点该去吃饭了。”他道。


李怀烬牵着马驹跟在叶泱后面一边走一边鼻子发痒,他揉揉鼻子,小白马似是配合新主人也打了几个响鼻。他们的步子不算快,但李怀烬还是走的吃力——马驹走走停停,停下了还拽不动。


他只好可怜巴巴的拽住了叶泱的袖子试图用眼神求助。 叶泱专心走路,这么被他一拽似是吓了一跳回头看他,神色中带上了少有的茫然——是李怀烬从没见过的样子。


他好好看。


李怀烬也呆住了,脑子里只剩这么一句话,方才想让叶泱帮他牵小马驹的念头早不知道被他丢到了哪个犄角旮旯里。


叶泱很快回过神恢复了平时的平静,伸手在傻愣着的李怀烬面前晃了晃问他怎么了,见没反应,只好凑近了搓了把他小脸。李怀烬直到被叶泱的魔爪蹂躏脸蛋才回过神来,也不知是被搓的还是害羞了,脸上有点发热。他低下头不去看叶泱的脸,好容易才憋出来一句没什么。后者疑惑了一下才转身继续走。


叶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李怀烬这么想着,拽着马驹跟上了叶泱的步子。


可他还没走几步又觉得自己的结论还不太完整,随后又自己在心里悄悄添了一句,我最喜欢叶泱。




评论(4)
热度(17)

© 风惊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