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人

[明唐] 放长线钓大鱼(上)

#如题,cp明唐

#陆源×唐静枫

#人和鲛人的无脑恋爱故事(。)

#清水短篇,或许有糖














唐静枫是鲛人。陆源是他在长江里捡到的。

那日他坐在岸边上拿着未完成的布块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拉着水波,面前江水流的缓慢,陆源是从天上掉进水里的,似是不会游泳的样子,在水里瞎扑腾几下沉了下去。

唐静枫不是个会见死不救的人,只好放下手里湿哒哒的布走进水里,双腿化了鱼尾朝着陆源游过去把人带回岸上。

陆源吐了不少水,醒来的时候还是咳了好几下,唐静枫在不远处坐着,黑发垂在白皙的背上半遮不遮的盖住了几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子,鱼尾时不时在岸边有水的地方扫两下。

他看了眼自己又尖又硬的手甲,也不顾嗓子还难受着,心虚一般开口。

“咳,是你救了我吧,谢谢你。”

“小事,不用谢。”

唐静枫声线平静听不出情绪,陆源下意识就以为他在生气,只好弱弱的补上一句“你没事吧。”

唐静枫将鱼尾化回双腿站起身,拎起先前放在岸边的东西要走,陆源却是喊住了他,他一脸疑惑的转身。

“我,我叫陆源!你叫什么名字!我有机会会去找你的!”

唐静枫看他咋咋呼呼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也不矫情说什么不用知道我的名字,笑着应了他。

“唐静枫。”

——————————————

唐静枫住在嘉陵江边上,陆源找了他很久才找到,唐静枫看到他的时候他身上挂满了草屑,还夹着几个坏掉的机关,狼狈极了。

他没忍住笑出了声。陆源见他笑,自己也尴尬的笑了几下。他把自己身上挂着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整干净,把包裹递给唐静枫。

打开是一包裹的小点心。

唐静枫哭笑不得,又不好不给他面子,只将那包裹摆在桌上。

陆源好奇的戳着唐静枫堆在一边的布堆,丝绸一样的布料给他戳出几个凹陷。

“唐静枫,你是不是靠缝东西过日子啊。”

他说话不过脑,上来就是一句没头没脑的问题。唐静枫也不计较,只摇了摇头否认。

陆源也便没再多问。

————————————

陆源越来越喜欢去唐静枫的住处,按他自己来说是那儿风景好。一来二去两人也熟悉了不少。

他每次都会带些小玩意去,有时是在中原游历路上买的些土产。唐静枫也不拒绝,照单全收,偶尔也回给他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能当喇叭使的大螺壳,能传音的小鱼等等。陆源每次都看的一愣一愣的,末了只能感叹鲛人真是神奇的物种。

“我教你游泳吧。”

唐静枫突然提议。陆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被唐静枫拉着走到了水边。

“不不不不不我不学。”

他像只要被捉去洗澡的猫一般连连后退,唐静枫好说歹说劝了近一个时辰才把他劝的有那么点想试着学游泳。

“把衣服脱了。”

唐静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衣服还穿的整整齐齐一脸视死如归即将一脚踏进水里的陆源,仿佛知道了为什么陆源学不会游泳。

————————————

陆源最后还是没学会游泳,反而把唐静枫累个半死,一人一鱼在岸上瘫着。

唐静枫支起手臂把上半身撑起来些,陆源半死不活的的晕着,还死抱着他的腰不放整个人压住了他尾巴。他扭了几下想把陆源挪开些,觉得姿势实在太尴尬只好放弃了起身的想法认命的趴着休息。

他累得要昏过去,陆源在水里太能折腾,差点拖着他往更深的水域沉,但摘了手甲的陆源杀伤力总是比第一次见他掉进水里那会儿好太多——至少没再把他身上抓的全是红印。




tbc

评论
热度(37)

© 风惊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