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的人

苍策/策苍 雪

#意识流短段子,不疼的小刀
#苍策苍无差,无具体姓名,意会一下(。)

大雪封了山,厚重的雪将边线已残破不堪的战场一并填平了。

他一身银红铠甲染着血,如同雪原上自顾自绽开的红梅,在一大片身着玄甲的将士和略显灰暗的胡人的尸体中红得有些突兀。

他到死都没放开手中长枪,与他并肩作战的人亦未曾放下手中刀盾——他们战死的轰烈又凄凉。

雪没停过,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一点一点埋葬了战场上的一切。也只有雪记得他们如何拼死一战才守住了关隘。

可最后连冰雪都消融。

[明唐] 放长线钓大鱼(上)

#如题,cp明唐

#陆源×唐静枫

#人和鲛人的无脑恋爱故事(。)

#清水短篇,或许有糖

唐静枫是鲛人。陆源是他在长江里捡到的。

那日他坐在岸边上拿着未完成的布块有一搭没一搭的划拉着水波,面前江水流的缓慢,陆源是从天上掉进水里的,似是不会游泳的样子,在水里瞎扑腾几下沉了下去。

唐静枫不是个会见死不救的人,只好放下手里湿哒哒的布走进水里,双腿化了鱼尾朝着陆源游过去把人带回岸上。

陆源吐了不少水,醒来的时候还是咳了好几下,唐静枫在不远处坐着,黑发垂在白皙的背上半遮不遮的盖住了几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子,鱼尾时不时在岸边有水的地方扫两下。

他看了眼自己又尖又硬的手甲,也不顾嗓子还...

策藏 人间四月

#策藏,李怀烬×叶泱

#不老魔女梗,年下养成

#清水,或许可能会有糖

#大概会是个系列短文

“叶泱,我到底是哪儿来的?”

李怀烬这么问叶泱,叶泱也如实答了。

“捡的。”

小孩儿哦了一声,撇了撇嘴继续咬糖葫芦串上的山楂,吃的嘴边全是橘红色的碎糖屑,叶泱只好等他吃完后半蹲在他面前给他擦嘴。他头上的两片翎羽支棱着,随着动作在李怀烬面前轻轻摇晃。

李怀烬伸手就要揪。

小孩子有什么动作,叶泱自是一下就能察觉到了,往后一退就避开了十二岁小屁孩的爪子,还顺手捏了把李怀烬的耳朵问他为什么老想揪自个儿头饰。

李怀烬理不直气也壮:“像兔子耳朵。”

“............

[明唐]Dropped

#明唐
#大学现pa
#短打,清水
#陆戎×唐炘

周末。

唐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偌大的双人床足够他乱翻乱滚,他抱着被子翻了几下后又懒懒的不想动了。

外头下着大雨,陆戎回了学校找老师改小组的论文,要在学校宿舍里住一天,唐炘一个人在家里待着倒不习惯了。

于是他拿了手机给陆戎发消息。
“你什么时候回来。”

唐炘倒也没指望陆戎能秒回,索性点开游戏躺着玩,然而实在架不住越玩越困差点把手机砸脸上。

他迷迷糊糊的关了游戏,屋里一下静的只剩他自己的呼吸声和大雨敲打窗玻璃的声音。

有点冷,他想。并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缩。

握在手里的手机振动了几下,唐炘瞄了眼消息,是陆戎发来的。

他随手按了锁...

明唐 没大没小

#陆戎×唐炘

#现代paro,傻白甜(?)大学生设定

#一方变成小孩儿

#清水

头疼欲裂。

唐炘起床的时候只有这一个感受 ,他扒拉了一会儿被子坐起来晃晃脑袋,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揉揉头感觉有些不对劲,愣了两秒后才发现自个儿身体变成了十二三岁小孩的样子。

紧接着陆戎就在卫生间里听到了一句稚气的脏话。

他赶紧擦干了脸上的水冲出卫生间,看到唐炘的床上坐着个小姑娘,惊的差点把人床板给掀了。

“........小糖心?”

唐炘难得没有对这个称呼反应过激,只闷闷的“嗯”了一声。而陆戎又加了一句“你咋变成小女孩了”。

唐炘立马蹦起来踹他。

小孩子那点力气自然没什么大的杀伤力...

明唐 汽水泡泡

#如题,cp明唐

#陆戎×唐炘

#现pa,傻逼高中生恋爱设定

#清水短打,大概有点糖吧(。

九月的天气不比夏天凉快多少。

唐炘放下笔在课桌上趴了一会儿,难得午自习没有老师来占课,借了桌上堆起来的书本挡了些阳光,教室里空调温度又打的像进冰箱,没两分钟他就睡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

陆戎坐他前桌,趁着午休奋笔疾书写了大半作业,回头想捞个计算器发现唐炘居然枕着计算器睡着了。

“.........”
理科生的情商和智商或许可能大概无法共存,陆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伸手毫不留情的抽走了唐炘的计算器,咔哒一声只留个壳子给他枕着。唐炘被这一抽吓醒了,猛的坐直,脸上一片复杂——有惊愕,有...

最近沉迷放三2
张郃是小天使吧........太可爱了

© 风惊竹。 | Powered by LOFTER